<span id="hvjd7"><noframes id="hvjd7">
                  <address id="hvjd7"><ins id="hvjd7"></ins></address>
                  <progress id="hvjd7"><listing id="hvjd7"><del id="hvjd7"></del></listing></progress><dl id="hvjd7"><strike id="hvjd7"></strike></dl>
                  <dl id="hvjd7"></dl>
                  快捷導航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VIEW CONTENTS
                  創財網 創財網 區塊鏈 查看內容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2018-7-20 22:04| 發布者: admin| 查看: 379| 評論: 3
                  摘要: 今天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DanielLarimer,他就是江湖傳聞的BM(Bytemaster),可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個連續成功開發了三個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系統的人。他是天才程序員,是Bitshares,Steemit和EOS的聯合創始人 ...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今天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Daniel Larimer,他就是江湖傳聞的BM(Bytemaster),可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個連續成功開發了三個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系統的人。他是天才程序員,是Bitshares,Steemit和EOS的聯合創始人。

                  就在今年6月份,Dan開發的區塊鏈產品EOS在ICO眾籌中,僅僅5天,用20%的股份籌集到了相當于1.85億美金的以太幣,打破了ICO的世界紀錄。

                  李笑來說過,投資世界的一條重要原則就是——一定要投比自己更牛的人。而Dan就是他說的那個比他自己更牛的人之一。

                  Dan的故事

                  2003年 Daniel Larimer從弗吉尼亞理工學院畢業,并拿到了計算機學士學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BM的結論是,對他人的進行暴利稅收,如ETH和BTC的gas fee對于用戶來說都是和勒索無異

                  尋找自由市場

                  他一直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找到一個能夠保障人們生活、自由和財產安全的自由市場方案。他認為如果有人能夠提供這樣一個方案的話,不光可以掙很多錢,而且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他發現要想達到這個目的,必須從自由貨幣開始。

                  意外的是,任何自由市場的替代政府,無法將我們從現在的政府中解放出來,都不會強到足以阻止新政府接管。生命自由和財產的需求其實是人類的普遍剛需,漸漸地,研究基于自由市場的解決方案成為他的生活重心之一。

                  BM認識到貨幣是政府權力的根源。使用金錢完全是自愿的。 沒有人強迫你以美元支付。政府有權在世界任何地方奪取財產。很明顯,自由市場將需要一種沒有物質財產支持的資金。

                  2009年的時候,他開始試圖開發一種數字貨幣,在2009年初他發現比特幣時,便立即參與了嘗試推廣比特幣。

                  Bitshares(比特股)的誕生

                  想知道什么是BitShares,首先應該看看Dan自己怎么說:What is BitShares? 簡單來說 BitShares 是一個擁有錢包, 賬本, 交易所, 貨幣系統,社群與一身的產品。我們在交易所交易的bts就是運行在BitShares系統中的一個代幣,此外他還發明了BitsUSD,這是第一個免去信任的(對比ripple網絡),并且和法幣錨定的電子貨幣。原文中Dan甚至稱之是一個國家(社群的升級),不過這些理念非常超前,有人說這是一個運行在現在的10年后的產品,不過BitShares的很多概念倒是和以太坊之前的失敗的項目Dao很類似。

                  2013年的時候,很多比特幣交易所被美國政府叫停,銀行賬戶也被沒收。這個時候Dan發現,如果沒有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話,那么比特幣就會死掉。從此他便開始開發世界上第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Bitshares,并發明了bitUSD,一個掛住美元的數字貨幣。(bitUSD其實是一個基于美元的期貨合約,除了bitUSD之外,還有基于人民幣的bitCNY,基于歐元的bitEUR,基于黃金的bitGold,基于比特幣的bitBTC)

                  在之后的兩年中,Dan系統性地解決了很多區塊鏈技術在應用上遇到的難題——我在之前EOS那篇文章中提到過,比特幣和以太坊在每秒交易速度只能分別達到3TPS和30TPS,而真正交易所需要的是每秒10萬次級別的交易速度——最終Dan開發了一整套技術方案,并將其命名為Graphene。

                  在開發Bitshares的過程中,區塊鏈產業也漸漸成熟。政府的態度也變得清晰很多。中心化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已經被政府所接受。他發現自己當年建立Bitshares時候的最初問題已經不再是個問題了。

                  同時他逐漸意識到,通過對每筆交易收費而產生利潤的商業模式是目光短淺的。Dan學會了一個道理,如果一個社區里的人能夠為社區不斷帶來價值,那么這個社區資產的價格的上漲就是合理的,而這些人應該分享到社區成長所帶來的回報。這個想法導致了Dan和許多其他人產生了分歧,最后他離開了Bitshares。

                  2016年初,Dan基于自己新的認識著手開發Steem區塊鏈,并在這個公鏈上開發了一個社交媒體應用——Steemit。在開發的過程中,他秉持以下幾個原則:

                  所有給社區帶來價值的人應該得到股份作為回報;

                  總體的價值遠遠高于所有價值的總和;

                  不應該向加入社群的人收費,而是應該獎賞每一個加入的人;

                  追求長期的承諾,而不是短期暴富。

                  歷史,是偉大人物的傳記。-----麥克阿瑟

                  2017年,紐約共識大會,BM在臺上向世人介紹EOS.EOS是一個野心勃勃的項目,它的目標是成為區塊鏈行業的操作系統,被視為以太坊的有力競爭對手。并行計算,百萬級tps,無需手續費,EOS包含了數種重要功能,如果成功了,它將使區塊鏈技術成為真正實用的技術,而不再是一小群極客的小玩意。而EOS的創造者,BM,則是本文的主角。

                  BM,ByteMaster,真名Daniel Larimer,一個崇尚自由市場解決方案的天才程序員,一個常人難以駕馭的怪才,以及,一位詩人。

                  01.與中本聰的直接對壘

                  BM最被粉絲們津津樂道的,就是在bitcointalk上與中本聰大神的針鋒相對。

                  早在2010年7月,BM就指出,跟銀行相比,比特幣10分鐘一次的交易確認時間顯得太長了,需要做到像刷信用卡那么快,而改變共識機制可以實現這一點。

                  而中本聰則霸氣十足的祭出了那句名言:看不懂就算了,我沒時間搭理你,不好意思。If you don't believe me or don't get it, I don't have time to try to convince you, sorry.

                  BM沒有繼續爭論,而是著手開發去中心化交易所比特股(BitShares),同時創造出DPOS共識機制,把自己的想法一一實現——媲美傳統銀行的交易速度和體驗。

                  直到2014年,比特股帶著“Beyond Bitcoin”的口號橫空出世,粉絲們才挖出了四年前的老帖,將BM奉為神明。

                  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后來這些帖子全被Bitcointalk的管理員給刪掉了…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02.比特股之殤

                  比特股作為BM的成名之作。2014年,在整個虛擬貨幣行業仍在Fork比特幣代碼基礎上做著微創新的時候,比特股攜BM獨創的DPOS共識機制,憑借讓人咂舌的秒級交易速度一舉成名,迅速成為當時漫漫熊市一顆璀璨的明星,引眾人側目。

                  極具爭議的“Beyond Bitcoin”

                  比特股的所有技術革新,似乎都沖著比特幣而來,那句“Beyond Bitcoin”更顯示了BM的勃勃雄心。比如為了解決比特幣作為支付媒介價格波動太大的問題,比特股創造了價值穩定的錨定貨幣BitUSD、BitCNY;比如為了解決交易速度過慢的問題,比特股平均交易確認速度達到了1.5秒。

                  但也正是這句“Beyond Bitcoin”,為比特股接下來兩年里四面楚歌的局面埋下了伏筆。挑戰整個行業最強大的社區,讓BM四處樹敵,很快成為群嘲的對象。比特股的發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逐漸陷入社區精英流失、被資本拋棄、幣價長期陰跌的窘境。

                  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增發

                  比特股1.0版本雖然創造性的發明了錨定貨幣,實現了秒級轉賬速度,但嚴格來講,它并不是一個合格的產品。Bug不斷,系統資源占用大,糟糕的用戶體驗讓社區怨聲載道。比特股開始陷入漫漫熊途。

                  于是,BM選擇了整個行業投資者最忌諱的自救方案——增發。

                  BTS總量增發5億,將DNS/AGS/PTS持有者權益強制合并。這次決策,導致了比特股社區的大分裂。大量社區忠粉出走,再也沒有回來,大部分人迄今仍然對BM的決定耿耿于懷。“增發”也成為行業內比特股黑最常用的萬年老梗。

                  離開比特股

                  即便如此,BM依然繼續開發工作,發布了石墨烯區塊鏈工具,并將比特股升級至性能更強悍也更易用的2.0版本。

                  比特股終于成為一款在任何方面都可以說得上是優秀的產品,一款用過就會愛上的產品。自此,比特股的用戶開始逐漸積累,股東逐漸掌控系統治理權,分布式自治生態初具雛形。

                  2015年11月,在社區關注度甚高的調低交易費用的理事會投票表決中,調低交易費用的提案獲得更多支持,以7:4擊敗BM。這是比特股分布式自治生態的發展過程中一次重要的里程碑,意味著社區開始徹底掌握系統治理權。

                  于是,我們的技術天才、偏執狂又有些玻璃心的BM發表了一篇力作《why?why?why?》,帶領我們回顧初心,并在隨后宣布離開社區。這篇長文,也奠定了BM在程序員界的文豪地位。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03.對媒體行業的顛覆:steem/steemit

                  steem是一個分布式數據庫,steemit就是基于它來構建的,07年以前Dan是steamit的聯合創始人兼CTO,同樣也是steem的首席架構師。steemit的概念來自社交網絡和互助社會,簡單來說就是你在steemit上捐助給別人的錢在你最需要的時候是會給回你自己的。

                  離開BTS后不久,BM就投入了他的下一個項目:steemit,繼BTS之后,他又帶來了更天馬行空的創想,一個基于區塊鏈技術的社交和內容平臺。

                  目前ICO的非常優秀的項目Press.one和Motion.one都生成要借鑒Steemit的設計原則。

                  motion.one

                  Steemit挑戰Twitter/Facebook等媒體行業巨艦,用內容激勵鼓勵內容生產,用戶可以根據評價情況賺取收益。Steemit沿用了比特股的底層技術:石墨烯區塊鏈底層,在交易性能和用戶體驗方面都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

                  跟比特股的跌宕起伏相比,BM的這次再創業顯得平靜不少。

                  能賺錢的內容平臺,這一點很輕易地吸引了各類創作者蜂擁而入。最著名的例子,是TheAnarchast在steemit上發布的一篇文章,輕松賺到15000美金。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這種模式,很快吸引了很多專職作者加入steemit,比如Jerry Banfield,他的每篇文章幾乎都能有上百美金的收益。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雖然steemit看起來發展還不錯,但這并沒有讓BM那顆躁動的心安定下來。因為他早早就定下了自己的人生使命:使用自由市場的解決方案來保護一切生命、自由和財產。

                  2017年中,在steemit生態開始穩定下來的時候,BM在他自己的steemit頁面上宣布辭職。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04.集大成者:EOS

                  如果你覺得BitsShares很難理解,那么ESO將更難以掌握, 我們先看看EOS想解決什么問題. 目前區塊鏈有這樣幾個問題:

                  1.擴容困難(看比特幣擴容戰爭就知道了)

                  2. 交易很貴 (曾經參投ico,10個ETH轉賬費用用掉了0.1個ETH)

                  3. 鏈與鏈之間缺乏連接

                  4. 區塊鏈重新定義了互聯網 ,但是目前的公司很難應用起來

                  而EOS正是開發了一套區塊鏈操作系統給公司使用,希望徹底解決上述問題。

                  離開steemit,BM毫不猶豫地奔赴自己的下一站:EOS。

                  EOS是要做區塊鏈行業的操作系統,為開發者提供底層功能,包括并行運算、數據庫、賬戶系統等等。EOS可謂BM在技術和思想上的集大成者,它使用了DPOS機制,同時引入了憲法的概念,用于治理社區,還引入了仲裁的概念。看起來有點像三權分立的感覺。而高達100000級的TPS和超強水平擴展性,將在區塊鏈技術史上首次完成對中心化服務器性能的超越。

                  據block.one CEO在一次演講中所說,EOS已經在BM腦中構思多年,他只是在等時機成熟。一方面,經過多年的運行,石墨烯的技術可行性經受住了考驗;另一方面,他有了更強大的團隊,EOS背后的block.one匯集了眾多行業精英:CEO BB,合伙人 Iran,Micheal Chao,BM只擔任CTO一職,專心開發工作,而不再用他的極客思維干擾項目運營。

                  EOS的代幣銷售也是典型的BM風格:銷售期長達一年,在這期間,你可以選擇直接發送ETH參加代幣銷售,也可以到交易所上直接購買EOS。這種做法引發了極大的爭議。BM在后來的一次采訪中解釋到,所有的設定,都是為了能盡量讓絕大多數人都有機會參與進來,如果把代幣銷售限定為幾天時間,很可能將會像行業內其它寡頭項目一樣,變成少數有錢人的專場。

                  EOS項目一開始就受到了區塊鏈全行業的關注,它的代幣銷售則是目前為止最大規模的代幣銷售,五天內便籌集到了數億美金。

                  用BM的思想來解釋的話,就是EOS的代幣價格將由市場來決定。

                  在一次采訪中,BM透露,EOS將在2017年底推出初始版,爾后用半年時間進行測試。

                  BM現在埋頭于EOS的開發,從github上可以看到,短短的時間里,他貢獻了驚人的代碼提交。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便如此,BM并沒有完全告別BTS。幾個月前的BTS網絡故障,BM第一時間加入debug行動,在半個小時內完成修復工作。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steamit的用戶評價Dan Larimer和他的EOS

                  回顧BM的整個經歷,不管將來EOS能否成功,它都已經被記入區塊鏈行業發展的歷史。而BM,早已成為傳奇。

                  BM:曾經差點被中本聰懟哭,如今卻是EOS之父

                  BM訪談實錄1:

                  Q,A:

                  Q:前段時間bts宕機了,你幫忙修復了bug,很多人想知道你對當前bts社區的看法,你還會參與進來改進bts嗎?

                  A:在緊急的情況下,我會幫一下bts,但是bts當初的設計,是要實現自我籌集資金和自我管理。

                  Q:當初你是怎么想到bts,DPOS,DAC這些想法概念的?

                  A:在思考比特幣的時候,我就發現它就像一家公司,把股份當作薪水支付給礦工。我從這個想法收到啟發,發明了DAC的概念。DPOS是基于股東投票選舉驗證人這個概念。

                  Q:bts強烈依賴于NTP服務。如果見證人節點使用的NTP服務器遭到黑客攻擊,就可能會導致硬分叉。EOS怎么避免這個問題?

                  A:NTP服務只是眾多時間同步的技術之一。區塊生產者可以運行自己的私有NTP服務器,進行同步整合。可以很快地檢測到對NTP服務器的攻擊,攻擊需要耗費很多時間才能造成時鐘混亂,影響網絡。而且,區塊生產者會使用GPS時間和其他質量更高的時間同步方案。

                  Q:或許你也知道,有些人(他們多數都是ETH的粉絲)認為EOS只有21個區塊生產者,這說明EOS就更“中心化”,也更容易被攻擊,你覺得要怎么防范這些風險?

                  A:DPOS就是用來防止三五個礦池對網絡進行攻擊的,這樣達到最大程度的去中心化。那些對DPOS風險的擔憂其實是對其他更大風險的無視。從每個確認窗口的單獨驗證人數量來看,或者從每個代幣持有人的影響來看,DPOS的平臺都是最去中心化的平臺。其它所有的平臺或許能投票(哈希算力,礦池所有者,基金會等等)但是他們的代幣持有者跟決策者是分開的。代幣持有者和決策者的不統一對于網絡來說是更大的風險。

                  Q:bts在中國有很多用戶,但是steem在中國的用戶卻很少。你怎么看這個問題?

                  A:steem的代幣銷售強烈依賴于英文用戶,steem代幣銷售并沒有照顧到中國用戶。這也是steem治理結構的重大挑戰,它依賴于社區的所有成員之間的評定審查。steem的語言門檻很高。

                  Q:區塊鏈憲法這個想法是怎么來的?

                  A:在bts和steem的時候,社區由于缺乏一致的理解,不能對社區進行強有力的治理,也不能解決分歧,造成了社區的分裂。像the DAO被黑,比特幣分叉這些事情更證明了一個沒有憲法的社區,無法處理那些在區塊鏈技術范圍之外的共識問題。

                  Q:你對比特幣分叉,bcc怎么看?

                  A:我認為這些分叉凸顯了那些由于缺乏治理和憲法而導致的問題的嚴重性。

                  首先要在人的層面達成共識,技術層面只是一個工具,一個加速人們達成共識的進程的工具。btc和bcc的事情表明,btc共識在人類這一層面已經破產了。

                  Q:你對數字貨幣怎么看?你認為它的未來會怎么樣?

                  A:數字貨幣的作用在于,它能讓人們進行自我管理,自己管理自己,還能不通過中心權威機構而進行合作。也就是說,要么數字貨幣進化到更有效率的高層次的自我治理,要么它就只能是在小眾市場里打打鬧鬧。

                  Q:你對TEZOS,Aeternity這些項目怎么看?

                  A:它們只能解決問題的一部分,它們沒有吸取bts和steem的教訓。

                  Q:你對以太坊怎么看?vb和joseph poon最近發布了plasma白皮書。你對plasma怎么看?

                  A:我認為對于可拓展性來說,plasma并不是所有拓展需求的通用解決辦法。它只是一個提案,沒有執行的計劃,也沒有技術描述(狀態通道,側鏈等等),用任何一個圖靈完備的智能合約平臺基本都能實現它。

                  Q:你覺得數字貨幣的缺點或短處是什么?

                  A:它最大的問題是易用性。

                  Q:你認為區塊鏈技術會影響人們生活的每個方面嗎?

                  A:會。

                  Q:談談EOS吧,EOS最大的技術難點在哪?它會按時發布嗎?

                  A:我們給EOS規劃的時間已經是我認為完成它所需要的時間的兩倍了,所以我很有信心,EOS將在EOS代幣分發結束的時候發布。

                  Q:當EOS的穩定版本完成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A:EOS只是我認識目標中的一個基礎,之后我有更長遠的計劃。EOS使我能去實現那些更長遠的計劃。

                  Q:你對自由市場,自由經濟怎么看?

                  A:我的人生目標就是找到自由市場的方案來保護生命,自由和財產。

                  Q:你是一個自由主義者嗎?

                  A:我是一個唯意志論者,我相信通過非暴力手段來解決問題。

                  Q:最后,談談一些輕松的話題吧。在編程之外,你有什么愛好?

                  A:自己自足,還有“自由的”能源技術。

                  Q:聽說你從不喝酒,這是真的嗎?

                  A:我從沒喝醉過,但是偶爾我會喝一點。

                  Q:謝謝接受采訪!

                  BM訪談實錄2:

                  Q: 我們對你如何進入這個區塊鏈世界非常感興趣,你怎么接觸到區塊鏈和比特幣的?

                  A: 很久之前,我開始在對我自己的生活每方面都提問,希望得到生活的真相。我掉進了自由市場(free markets)和奧地利經濟學(Austrian economics)的兔子洞。我意識到,我想創建這樣的一個系統,通過非暴力的方式給予我們自由。然后我就給我的人生設置了一個目標,為自由市場提供解決方案,從而保證生命和財產的自由。為了保證生命和財產的自由,我們需要一些不能被打印被控制的錢。所以我想找到一些金和銀的替代品,因為,他們不是很容易的運輸與攜帶。大概是2009年,我正好發現了bitcoin,那時的btc,還可以在普通的電腦上挖出一個完整的區塊。所以我在這個行業里非常的久了。在2013年,在門頭溝的美國賬戶,被美國政府給控制了的時候。我意識到所有的這些交易所,都是很容易受到攻擊的。很有可能政府會關閉交易所,可能會切斷交易所的現金流,這是為什么我站出來要創建 bts,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主要功能是錨定資產可以跟隨,金,銀,美元,人民幣。然后可以用這些錨定資產再去交易數字資產。

                  當我在建設這樣的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時候,我意識到區塊鏈科技不能滿足需求,比特幣10分鐘出一個塊對于交易來說是不能接受的。2013-2015,我創建了bts1和bts2.0,bts 是第一個區塊鏈可以做到每秒萬次交易的區塊鏈,我在過去的幾年,都是在把區塊鏈的性能推向現實世界實際的性能要求。bts也是第一個擁有賬戶系統,和內在治理系統的區塊鏈。人們實際上被區塊鏈所雇傭。實際上是把浪費在挖礦上的價值用于價值再生產,然后把產生的價值在返還給token。這是我對bts所做的事情,bts到現在還是有沒有大規模使用的問題,還是很難說服很多人在一條區塊鏈上去完成交易。還有交易手續費,你有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當你創建買單或者取消買單的時候都會向你收費,這些都是bts普及的障礙。當我們在區塊鏈蕭條的時候,我們也用光了bts籌集來的開發資金。之后我想出了一個主意,做一個區塊鏈上的社交網絡,我們會獎賞那些生產內容的用戶,然后這些內容會自然的吸引流量,比如從google。這樣吸引新的用戶不會有任何的花費。這可能是第一條區塊鏈,讓你可以通過貢獻你的工作,你的內容來讓token增值,而不需要貢獻任何的金錢。

                  steemit 是一個區塊獎勵系統的試驗。比特幣只有少數礦工才能夠拿到獎勵,十萬人可以每天得到區塊鏈的獎勵,這意味著,分配獎勵的工作需要去中心化。在bts中,必須所有的投票者都同意,用戶才能得到獎勵,這個過程是非常困難的,非常政治的。我們把分配獎勵的決定權,降權到一個非常低的級別。讓每個人都可以通過點贊這個操作,來讓區塊鏈釋放一部分的獎賞。到目前為止 ,steemit非常成功,在一年之內 已經是全球的前2000家的網站。這個幫助許多人接觸到了區塊鏈科技,也在區塊鏈的架構方面幫助了我很多。在完成了bts,和steemit 之后,我意識到,這兩個應用有許多東西是一致的,其他大量的應用,可以通過繼承相同的賬戶系統,賬戶恢復,高性能,steem 和 bts 都是業界的頂尖性能。這兩個區塊鏈加起來的區塊量,超過整個市場半數以上。在 steem 我們讓大部分的操作免費起來,因為用戶不會想因為點贊付費,他們只會為發表或評論這樣的動作付費。現在我的工作轉移到了eos,eos是相當于把所有的事情放到了一起。提供每個人都可以使用的一個編程環境。

                  Q:這是非常影響深刻的一個簡介 ,每個人都會被你過去做的大量工作所震驚,但是我們好奇的是是什么你從bitshare,遷移到 steemit,再遷移到eos。

                  A:我學到的最大教訓是,當我學習到了一些新的東西,我想要繼續把東西往前推的時候,社區的人更喜歡保持事情還是原來那樣。就像btc 分叉了 btc, eth 分叉了 etc,如果你想要做大的改動,或者是一些牽扯到架構的改動,就像steemit 對分發獎勵做了一些有風險的改進,或者通脹,我想要給bitshare加上一些有限的通脹,來為之后的開發募集資金。社區的人可能更喜歡原來把他們吸引到現在的一種方式,很難去改變一些什么。我開始新項目的原因是,當你學到了一些足夠的東西,但是你又沒有能力帶著整個社區前進。當你創建了一個新的區塊鏈,組建一個新的社區,那些認同你觀念人們可以賣掉他們舊的token買入新的token。這里有個平衡,每個人都得到他們想要的,這就是自由市場在一些很困難的情況下如何達成一致性。在這些情況下,沒人知道新的想法是否一定會比老的好。有些情況下你必須要扔掉舊的一些東西,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想讓那些舊的東西走開。

                  Q: 現在怎么看bts,人們還是使用它交

                  bts現在交易還在大量的增長,在我沒有參與的情況下,除了一些緊急的bug處理以為。bts在靠自己的力量成長,當我離開bts之后,bts確實價格漲了不少,對于steem 也是一樣的,我離開之后steem 漲了不少。所以這是一個好事情,像中本聰離開比特幣,比特幣也開始漲了不少。對于去中心化的系統來說,不在依賴創始人,這是一個衡量標準。bts還沒有達到空間,技術上我認為,bts是一個比eth更好的分發token的平臺,只是人們不太清楚這點,并且交易所沒有很好的集成進去這一點。從技術上講,bitshare可以承載比eth多兩到三倍的交易量。

                  Q: bts 現在每天的應對的交易量是eth的三倍?

                  A:是的,每天

                  Q: 現在每周都會有新的ico,你怎么看,哪些條件可以決定項目有可能成功,有可能有長期價值。

                  A:他們都在犯同樣的錯,給那些不需要token的東西添加token,他們給那些不能從去中心化獲益的東西,添加去中心化。在這個領域內最大的挑戰是,很多理論密碼學家而沒有軟件架構的經驗與原則。這個市場里的大部分人,聽起來都在做一樣的事情, 在好項目和壞項目之間的細節,很難從表面去分辨。

                  Q: 現在你在做eos, 如果你接下來去做其他的事情怎么辦

                  A:我對blockone 做了一個長期承諾,過去的項目遷移,bts實際上是用光了開發資金,這種情況在eos不會發生。我之后的項目也會在eos上構建,eos被設計為一個可擴展的,高性能的編程平臺。建立一個社區是很困難的事情,重新建立一條鏈并不是我特別想做的一件事情。我只會在有不能解決的問題的時候這樣做。Eos 包含了我過去的項目的很多經驗,我們現在有這么好的團隊和我一起工作。我下個項目將會在EOS上開發,而不是取代eos。我想要使用我自己創造的東西,只要eos可以通過內置的憲法進化。 Eos 的目標是成為通用的構建app的平臺,而不是像steemit,只是很窄的專注于社交網絡。我沒有預見任何需求,我需要從eos平臺上移開。因為EOS 可以讓我做任何我需要做的事。

                  Q: EOS有點像區塊鏈的SDK,如何比較EOS和ETH

                  A: steemit 不可能建立在eth之上,eth很慢,而且用戶必須購買token才能夠使用平臺。這些事情,讓steemit 不能在eth上實現。實現一個bts類似的交易所是可能的,但是相比于中心化的交易所,受限于fee和性能。我們想創建eos的一個原因就是,eth不能夠支持我們創建我們想創建的應用。我對eos的測試case就是,我能不能創建bts或者steemit。微處理器沒有任何操作系統在其之上,技術上說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你需要自己去直接操作硬件,你沒有數據庫,你沒有賬戶系統 ,你沒有任何你習以為常的操作系統類的東西。EOS是一個操作系統,是因為它處理了額外的復雜性,他幫你管理磁盤,給了你一個帶更高抽象的索引的數據庫,幫你管理賬戶系統,給你了權限管理,幫你計劃多線程調度,給了你可擴展性。

                  Q: 怎么防止別人做一個和eos類似的東西出來,有這些所有的功能但是基于eth。

                  A:因為eth需要他們的收費模型,需要改變他們的一致性模型,需要提高吞吐量,所以,eth如果要完全提供eos的功能,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eth現在只做了提高并發執行速度的計劃,并沒有做提高線性執行的計劃,即使是在最新的plasma中。

                  Q: 是不是也會有一個圖靈完備的腳本語言?

                  A: 我們會使用,webAssmbly,這個是瀏覽器之后的工業標準,被微軟,google,apple 支持。webAssmbly 被設計的時候,就是要提供一個可信的高性能的運行環境運行在瀏覽器上,我們把它應用在了區塊鏈上。這本來就是一個沙箱,我們添加了一些限制,比如最多應用可以在這個上面跑多長時間,來限制人們在上面創建無限的循環,eth不能用無限循環,因為當最終gas被用完后,循環將被停止,同樣的邏輯我們也應用在eos上。你可在eos上編程,當與合約交互的時候,你可以選擇同步交互或者異步交互。合約本身可以并行執行。你可以只跑那些你需要的合約,你可以只跑那些與你的生意有關的合約,steemit是跑在eos上的,那么你就不需要跑bts的合約,因為這些合約和社交平臺的網絡無關。這樣更加的真實。

                  Q:沒有fee的情況下怎么能夠處理無限循環?

                  A :區塊生產者決定打包你的交易,是因為它運行了你的交易并且交易完成了。如果你擴散交易,所有的完整生產者都會嘗試執行它,并打包,如果你太慢了,在打包之前就會被丟棄。如果一個節點,錯誤的打包了一個需要一秒鐘去執行的交易,這個節點就會被投票出去失去生產權。

                  Q: 如果需要檢查執行時間,會不會形成性能瓶頸?

                  A:關于性能是兩點,第一點是虛擬機的速度,基于 webAssmbly 和 jit,我們可以每秒執行5萬筆轉賬,大概是eth的10倍速度, 第二點是可水平拆分性, 這是eos的閃光點,交易留可以同時被多個電腦,多個cpu所執行。

                  Q: 當部分運行的是一個子集的網絡,你怎么去保證這個運行時不會處理錯誤的信息?

                  A: EOS 的全節點可以運行和確認所有的東西,每個人都可以通過全節點的網絡來確保每件事情都是經過驗證的。另外每筆交易都會在一個 merkle tree 上,所以你可以證明導入的已完成的交易是在鏈上的。你從銀行拿到的支票,都會有一些特征,你可能不知道支票的金額,但是知道確實有人給你支付了一筆。這里有一個概念上的沖突,即基于狀態的區塊鏈vs基于消息的區塊鏈。EOS是基于消息達到一致的區塊鏈,所有的在鏈上的消息都被視為是有效的,并且是被執行過的。基于狀態的方式,只有在交易正在被執行的時候可以被衡量。對于一個eth合約來說, 你很難證明現在的運行狀態除非它正在運行,所以,就像時間一樣,你可以證明它過去的狀態,但是你不能判定它現在執行的狀態。基于狀態,讓整個區塊鏈更僵硬,也更難去優化。ETH 在做sharding 的過程中,可以需要使用到消息的。EOS客戶端可以去驗證所有交易,而且并不需要去跑所有的東西,如果你需要去查詢狀態,你可以查詢多個多個節點,把所有的信息組合起來。

                  EOS還有其它的王牌,在eos的鏈上,在簽名每筆交易的時候,也簽名了EOS憲法。EOS憲法是一份所有用戶達成的共識,如果你用一個服務去查詢狀態,eos會返回一個描述當時狀態的簽名的聲明,如果之后可以證明,用戶關于這個聲明撒謊了,你可以要求用戶為他們撒謊的行為負責。這里有一個,關于,性能,安全,可用性的平衡。我們和ETH最大的不同是,我們的目標是商業服務,更大的應用,就像fackbook,交易所,社交媒體,預測市場。所有這些都需要服務于百萬用戶,所有的這些服務,都不會在你的家用電腦上運行,通過你的家用網絡和互聯網連接。大部分這些服務都是完全合法的,不會有政府強行關閉的可能性。所以這些部分是可以運,可擴展性對于我們把區塊鏈推向主流市場是非常的重要的行在有著高帶寬的機房的。通過這樣去獲得的,去中心化。

                  Q: EOS 不像eth有花費模型,你能解釋一下么?

                  A: 我們最基礎的模型是從steemit拷貝過來的,用戶手里有很小一筆資產,大概只有幾刀,但這不會妨礙用戶進行大部分的交互,你甚至不需有資產,只要有代理的資產。比如你可以對一個用戶說,我可以把屬于我的網絡帶寬給你如果你使用這些帶寬,其他人可以免費使用這些帶寬。

                  Facebook 為自己的服務器支付費用, 而不是你去支付。商業服務者需要從其他地方獲取收益,而不是通過每打開一個頁面都要求一些收益。ETH的fee模型,是不可控制的,你總是會把你的eth用光。但是,在eos上你可以始終用一個慢速交易。對于開發者來說,租賃和擁有在應用之后的硬件是有區別的。我們也始終在為spam做準備,限流算法意味著,當你進行ico的時候,不會有能阻斷普通用戶的限流攻擊出現。

                  Q:EOS 可以賣出流量使用權么,有些時刻我需要應對大量的流量,有效時候我并不需要

                  A:這有點像你的網絡服務商,他們會給你一個基本帶寬,但是你可以升級到更高的容量,如果其他人并沒有在使用。如果你有1%的EOS,只有當網絡100%使用的時候,你才會被限流到只有1%的帶寬,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只有當網絡被充滿的時候,才會限流。

                  Q:如何比較 DPOS 和 Casper

                  A: 一致性算法有這樣幾個方面,誰應該打包區塊,什么時間應該打包區塊,怎么能確定區塊本身是不可逆的。pow假設我們有很多忠誠的算力在競爭,第一個發現問題答案的生產者,會擁有打包的時間和決定權,在經過如此多的確認之后,這個變成了不可逆的了。在EOS里,你有股票,也有投票權,去選擇哪些人去生產區塊, 這些區塊生產者,就像eth的礦池一樣。我習慣這樣去想,比特幣和eth實際上是代理模式的pow,那些生產區塊的人,和那些指派礦池的人不是同一批人。在EOS里,我們通過投票確認誰去生產,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什么時間去生產接下來的區塊。我們的dpos算法可以讓所有的參與的算力者,輪流去生產區塊。這樣就意味著我們不會有孤兒區塊。理論上來說,礦池也可以做到這一樣的事情,只是他們的一致性算法不允許他們這樣出塊。這和casper 比怎么樣。Casper 沒有真正解決誰應該打包和什么時間出塊的問題。Casper 創造每100個區塊創造了一個檢查點,超過這個檢查點,意味著之前的區塊都是可信的。Casper在對短期的區塊的安全性上做的并不夠。每個基于投票的區塊鏈最終歸于一個問題,誰在做投票。美聯儲實際上會為美元升值降值投票,擁有美元的人們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話語權。就像礦工投票,不要從pow上移開,因為這牽扯到了他們的利益。所有的這些都是錯位的激勵,dpos工作就像一家公司,選擇董事會,讓董事會生產區塊。這個激勵是符合邏輯的。

                  Q:Casper 實際可以認為是所有人來做proof

                  A:這里有兩個角色,區塊生產者不意味著區塊會被接受,生產區塊只是一個提議,這里有一個區塊,區塊生產者沒有權利去生產一個無效的區塊,區塊生產者沒有權利去改變社區的已達成的一致性。你想想一下,現實世界中的一致性,我們只是使用軟件,來提高我們達成一致性的速度。dpos 繼承了現實世界中的檢查者和生產者,他們是兩個角色,而不是一個角色。在Casper里用戶可能會生產沒有交易的空塊,這種在steemit和bts上是不會有的,因為,人們不被允許運行非標準的軟件。Casper 這種通過獎賞達成一致性,在博弈論上看是非常完美的,但是當真正使用的時候,就需要考慮人性。

                  Q:DPOS 如何做自治的管理,我認為有兩層,一層是協議層面的治理,比如進化和改變一致性算法,一層是應用層面的治理,比如應用有bug,我們需要回滾,你可以幫我們探討下這兩層的自治么?

                  A: 第一層實際上是軟件層面的憲法,是有所有的節點上跑的軟件決定的。持票者選擇區塊生產者,決定什么時間去硬分叉。EOS是不會有硬分叉的,當整個網絡決定是升級的時候,那些節點不知道怎么去做升級的會被自動關閉。而區塊的生產者,也會等到升級后再生產區塊,所以即使在你升級的時候,你也不會錯失任何一個區塊。steem 過去每個月都會有一個大的升級,過去大概進行了18次升級,沒有一次會有硬分叉。EOS的一條哲學是,事物需要改變,最適者生存,而不是最強者生存。這也是自由市場的原則,長期來看,如果你不改變,那你就會被淘汰。所以eos被設計為一條可以持續不停進化的鏈。 這就是第一層的治理。

                  對于第二層治理,比如開發者開發了一個DAO,那里有一個bug,所有的資金都被偷走了,發行者擁有在沒有硬分叉的前提下,升級合約的權利。區塊生產者,有審查區塊的權利。完美的代碼是不可能的,Bug始終會發生,這是EOS認識到的,而其他的平臺可能沒有意識到的一個問題。即使代碼被安全運行了多年,里面還是可能有隱藏的bug。之前一段時間,bts就有這樣的一個隱藏bug,非常微妙的情況下,會把所有的生產者給凍結。我們都依賴的SSL,所有的電腦都在用,實際上也是有不安全的問題。代碼不是完美的,我們需要有恢復的手段,我們圍繞這點做設計。這種方式允許開發者,自己去建立自己的治理層,他們可以創建投票為是否可以更新代碼。在其他的一些區塊鏈上,身份和財產是分離的,擁有私鑰這個身份,即使你通過hack電腦獲得了私鑰,并不意味著,你就真的是這個財產的所有人。身份和財產權,是系統想要去保護的,期望完整符合法律,而不是9/10的復合法律。

                  Q: 我們想討論一下,EOS為期一年的token分發是怎么設計的,這樣設計為了什么?

                  A: 我想達到這樣幾件事,社區驅動的大范圍的token分發,對于大部分人參與的公平的機會,這是我們的高級目標。我們構建這樣一個ico去模擬挖礦,挖礦是你花費一部分電費來換取生產區塊的可能性,但是當你開始挖礦的時候,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時也在準備開始挖礦,所以你無法預測當時拿到區塊的成本,你只能自己給有一個大概的估計,難度是多少,我的成本可能是多少。我們據此構建了一個長達一年窗口的ico,而不是讓人們在10分鐘的窗口梭哈大量的金錢。這個ICO讓人們在一段時間內忙碌,我們希望有一個更長的時間去開發EOS。EOS將會有一個測試網絡,并且到今天為止,大部分的功能都完成了。我們意識到開發一個區塊鏈軟件,直到真實上線,是一個戲劇性的漫長過程。你需要仔細測試,通知交易所接入,在區塊鏈的開發后期,開發進展速度會大幅度下降。我們希望有額外的六個月時間,在我們開發完一個最小化可運行的區塊鏈之后,在這段時間里,我們可以快速的增強軟件,其它開發者也可以在這段時間內開始開發他們的應用,這里遵循了一個哲學,嚴肅的軟件,需要三到六個月去開發(到穩定)。所以當區塊鏈啟動的時候,人們也可以有能力去啟動他們的應用。這是為什么我們要做一個一年的代幣分發。

                  Q:用戶還注意到,你們一開始有一個窗口

                  A:20%token 前7天,之后每天會有兩百萬的eos等待認購。所以每天的EOS的一級市場的價格,取決于在這個區間內人們認購的ETH的數量。所以沒有人知道最終價格會是多少,即使那些在最后去投的人們。

                  我們大概產生了3億美元的收入,這個收入并不是投資,我們利用這筆錢來構建產品。分發代幣的目的在于,把token分發的越廣泛越好,我們把原來100%在我們手里的token給分發給市場,這是我們在做的事情。

                  Q:這里有一個問題,你說這些收入不是投資

                  A: 我們是在開曼群島的公司,所有的我們開發軟件的資金,都來自于之前的代幣分發。我們只會生產軟件,我們甚至不會自己啟動網絡,對于紐約交易說來說,創建紐約交易的軟件和真正運營紐約交易所,是有區別的。我們創建軟件,并把軟件給分發出去,EOS軟件可能并沒有價值,除非社區的人民決定使用我們的軟件去啟動一條鏈,這條鏈會根據erc20 去分發真正的token。

                  Q: 如何你們打算盈利,打算怎么盈利

                  A:我們對我們在block.one 所做的事情會有一個更詳細的計劃。我們會構建軟件,和構建基礎架構來構建我們的區塊鏈生意。我們會繼續構建EOS,但是EOS的回報可能要等到有人真正啟動這條鏈之后。

                  Q: 我們的意思是,你們賺了很多錢

                  A: 我們的公司是由發現自由市場的解決方案的責任感所驅動。我們想創造改變世界的技術,就像APPLE也獲取了他的收益,他們把收益投入到構建下一代偉大的東西中。他們從Mac中獲得利潤,用這些利潤構建了Ipod,從Ipod獲得利潤,用這些收益構建了iphone。我們有很多可以對世界產生積極影響的事情可以做。

                  Q: 其它的領域內會有這種專款專用的基金,從而來限制錢的使用。

                  A: 我不是律師,但是我們看到了SEC對DAO的態度,我們希望確保EOS的token分發復合所有的法律。所以條款是,這個token分發不代表任何對block.one 的期待,block.one 也不會去做任何的事情。我們唯一會做的事情,就是開發開源軟件。

                  Q:為什么你們會發 Erc20 的token?

                  A:沒有經過分發的代幣會遇到問題,如果你想要一條區塊鏈,那么你就要經過初次代幣分發。按我們的計劃,代幣分發和網絡軟件準備會同時完成,如果我們先構建軟件,那么我們在之前還是要解決代幣分發的問題,這個時間是不可省的。

                  Q: 你怎么可以保證,這些錢會被用于你許諾的事情

                  A: 我不能做任何保證,任何形式的都不能,任何形式的許諾都會被歸結到財產類。我們沒有許諾這件事實際上是EOS不被歸結為財產的決定性因素。

                  Q: Civic 教育是以購買軟件的形式,你們不考慮換用捐贈外的其它方式?

                  A:這個分發相當于分餅,每個拿到餅的人,可以拿到我們免費且開源的軟件,來啟動鏈。這個協議實際上是由市場里所有用錢參與了代幣分發的人決定的,他們的所做所為和blockone 沒有任何關系。但是如果你要問我的人生目標,包括block.one的目標,我們的目標不是錢,我們的目標是改變世界,給我的孩子們創建一個非組織非暴力的自由的世界。steem 給我最大的激勵是,有些在非洲的窮人,現在過上了中產的生活,因為我開發的軟件。這是讓我每天早上起床的動力,當你有了一些錢之后,有更多的錢,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會繼續盡我最大的努力,去找到一個自由市場的解決方案。

                  Q: 討論一個 roadmap

                  A: 每個人都可以在github上看到進度,如果你是一個開發人員,你可以很簡單的確認進度,我們現在,就是有了一個p2p的網絡,有了合約的功能,我們接下來一段會完善開發文檔,創建一些其它的工具,在今年年底,我們希望可以有一個其它開發者可以使用的軟件。接下來是5個月的測試,壓力測試,和一些微調。當eos發布的時候,人們需要去競賽,如何熟悉軟件,如何成為初始的區塊生產者,從那點開始,每秒兩萬五到五萬交易會是我們的單線程應用的目標,這個單線程實現,可以升級到多線程實現而不需要違反一致性,現在主要是,安全第一,性能第二。我們設計eos就是為了并行,可水平拓展設計的。現在是為了多線程設計,但是實現用了單線程,僅僅是現在的容量,實際上已經很大了。我們后續會繼續升級,這是我們的長期計劃。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策劃更多
                  獨家評論更多
                  VR視頻更多
                  周排行

                  讓創業更簡單

                  云服務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檢索

                  關注我們

                  Copyright創財網  Powered by©  技術支持:    ( 粵ICP備17054107號-1 )
                  大洋彩票

                                  <span id="hvjd7"><noframes id="hvjd7">
                                  <address id="hvjd7"><ins id="hvjd7"></ins></address>
                                  <progress id="hvjd7"><listing id="hvjd7"><del id="hvjd7"></del></listing></progress><dl id="hvjd7"><strike id="hvjd7"></strike></dl>
                                  <dl id="hvjd7"></dl>

                                                  <span id="hvjd7"><noframes id="hvjd7">
                                                  <address id="hvjd7"><ins id="hvjd7"></ins></address>
                                                  <progress id="hvjd7"><listing id="hvjd7"><del id="hvjd7"></del></listing></progress><dl id="hvjd7"><strike id="hvjd7"></strike></dl>
                                                  <dl id="hvjd7"></dl>